Mīscellānea 杂谈

关于compartmentalization和讨好型人格的思考

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思考一件事:作为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我需要学会更好地compartmentalize。这里的compartmentalize可以指代很多层面,比如把我学术、工作、私人生活分得更开;私人生活里又可以再细分:跟朋友、跟恋人、跟女儿、跟自己相处的时间。在看待别人的时候,也要compartmentalize,把一个人的艺术成就与ta的品质分开,把ta说的话与ta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分开。研究神学和宗教话题的时候,把orthodoxy、orthopraxy和orthopathy分开,把records和interpretations分开。在尝试更好了解自我(好比γνῶθι σαυτόν,只不过是γνῶθι ἐμαυτόν)的时候,把我不同的persona分开。当某个compartment里的某些因素让我感到沮丧、悲伤或者愤怒的时候,我就尝试把那些负面情绪锁在那个compartment里,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让我感到快乐、平静和满足的compartments上。 或许这样的compartmentalization会让我更加疲惫,因为我的大脑需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分析和处理这些信息。这方法也不会始终有效,毕竟我是有感情的人类而不是机器。作为人类,我既有控制感情的能力,也会失控。但无论如何,我觉得compartmentalization能让当前的我更快乐一些。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也没有什么是永久的。我只要告诉自己,行善、去爱和被爱,这样就好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大概也跟近期发生的一些事以及我的自省有关。 在之前的一篇博文里说过,我自认为是hyperromantic。拥有强烈的浪漫情感既是祝福也是诅咒。有时候我会不禁疑问:如果我的情感不那么丰富,如果我更麻木一些,是不是我就不会那么矛盾和痛苦? 最近我也意识到,尽管我曾以为自己并不是讨好型人格,但我却越来越发现,自己从小到大其实一直都是讨好型人格。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脑会给自己创造出一个I’m tough […]

Alltag 日常

供奉阿波罗的迷你祭坛

前段时间给雅典娜准备了一个祭坛,但家里没有那么多桌子可以给其他神祇,本着方便的原则打算搞几个travel altar,关键词:铁盒、体积小、可移动、想带到哪儿就带到哪儿。 其实对于祭坛的组成,我自己也还是一知半解。网上能找到的关于travel altar的资源几乎都来自Wiccan或者Neo-Pagan的出处。作为重建主义者 (reconstructionist),我好像很难找到关于这方面的primary source或者权威的secondary source(例如这些文献),所以想着自己尽力而为就行了吧,毕竟百分百还原也是不可能的。网上大家的travel altar都是很个性化的,也有不少人选择用吉他拨片之类的物件来供奉阿波罗,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太现代化了… […]

Mīscellānea 杂谈

关于希腊多神教的一些文献

最近在研究希腊多神教(Hellenic Polytheism, or Hellenism)。在搜索文献的时候发现Hellenic Polytheism, Hellenism, Hellenismos这几个关键词基本搜不出什么学术文献,网上能找到的很多希腊多神教资源都来自博客、YouTube之类不够学术的平台。 于是我在搜索文献的时候也用了Anci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