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īscellānea 杂谈

来自一个半吊子摄影师的摄影小技巧

虽然把摄影称为自己爱好以及用Photoshop已经十几年了,但我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有了相对专业的摄影设备,也是最近一两年开始对摄影和后期有了更清晰和系统的认知(之前都是凭感觉乱拍)。尤其最近两年,我通过在网上查阅资料、观摩其他摄影师的作品、以及不断练习,我觉得自己的摄影和修图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也不想再叫自己“摄影爱好者”了,哪怕我的摄影水平并不高超,我也要尽力克服内心的自我否定,战胜imposter syndrome,开始自称”摄影师“(哪怕半吊子摄影师也是摄影师!) 以下是我通过各种渠道加上自身实践学到并总结的一些知识点和技巧: 拍摄 特殊的拍摄技巧 胶片摄影 手机摄影 修图 […]

Alltag 日常

重拾Kindle的一些技巧

几年前购买的Kindle Paperwhite 3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闲置状态,连盖泡面的用武之地都没有。但最近受好几位朋友鼓舞,我决定重拾阅读习惯。目前在读的书是St. Augustine的Confessions。为了帮助自己重拾Kindle,我采取了以下措施: 经过这些调整,阅读体验好多了!Kindle待机时显示书籍封面会更让我有阅读的欲望。争取下半年能够读完五本书。

Sehnsucht

Bianco.

                                                                                        […]

Sehnsucht

I’ll remember April and you.

去纽约之前,我没有想到短短十周内我会体验如此激烈而复杂的情感。 这个故事该从哪里讲起呢,也许是年初我独自去西班牙旅行时在瓦伦西亚大教堂做了一次祷告,也许是我抵达纽约后某天晚上梦见了自己坠入爱河,也许是我在做梦后的第二天在咖啡馆与前女友在微信上对话,也许时钟再往前拨动一些——是M和我在数个月甚至数年前讨论ENM的可能性,是他鼓励我去打破拘谨并寻求自己想要的。 所有这一切,也许都是R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征兆。 什么是偶然,什么是巧合?我本是不相信巧合的,可事情就这样发生在了我身上:巧合是我脑海里在想一首歌的时候,R就发来了他弹的同一首曲子,且这样的事发生不止一次;巧合是他猜我生日第二次就完全猜中;巧合是我们给自己电子邮箱地址命名方法都一样——都是由我们的名字与另一人物的名字组合而成;巧合是他发给我一张多年前他拍的照片,我几秒钟之内就认出那是The Met Cloisters的窗户,因为我也曾在同一角度拍过相同的照片;巧合是我们电话号码中间三位数一样;巧合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是他曾经给专辑封面设计师的参考画之一;巧合是当我想告诉他我为他取的拉丁语昵称时,他先用拉丁语称呼了我;巧合是在他还没看过Past Lives的时候,他就告诉我尽管他并不相信前世,我却让他觉得我们上辈子也许是对未能相聚的恋人;巧合是我们上一分钟在酒吧门口谈论Marlene Dietrich,下一分钟就在酒水单上看到了Dietrich的名字;巧合是在那家酒吧我听到了我最喜欢乐队的歌,而我此前从未在任何公共场合听到过他们的作品;巧合是他喜欢把我比喻成飞蛾,而他在想要给我写卡片时正好在商店里看到了一张飞蛾图案的卡片;所有巧合中最令我难以置信的一件是在圣枝主日的晚上,情绪崩溃的我偶然路过了R和我曾一起去过的那座教堂,在教堂门口我身体像僵住一般无法迈步,后来发信息给他,才发现他在同一时刻刚好做完弥撒离开教堂,我们没有看见对方,而是就在门口擦肩而过。半小时后我们见到了对方,他安慰抽泣的我,送给我他从教堂领的还没来得及拿回家的圣枝,告诉我我就像棕榈叶那样坚韧。 […]

Mīscellānea 杂谈

关于我的红发

从大约12岁开始,我对红发就有种执念。这主要归功于三个人:松本秀人(hide)、Run Lola Run (1998)里的罗拉,以及Emilie Autumn。 小学毕业那个暑假开始迷上X Japan,而成员里我又最喜欢hide。我把电脑和手机壁纸换成了他(那时候我妈看到hide的烟熏妆,开始担心我是不是“学坏了”),QQ空间背景音乐换成了他的歌,拿他的照片当头像,在课本上画他的logo,在同学间宣扬我对他的崇拜。初一的儿童节汇演我甚至当着全班同学唱了hide的“In Motion”。但从知道他的那一刻起我也知道了他那时已经不在人世间了,那是我初次为一位音乐人的逝世感到惋惜。 […]

Cinéma 电影

不是电影,是我的人生

去欧洲的航班上看了Past Lives (2023),回美国的航班上又看了一次,哭了两次。旅行途中想这部电影想了很多次。 曾经觉得好像没有一部电影可以用来形容我的经历,而现在有了。尽管有些片子在看时和看后会让我心里一颤,但没有哪部电影像Past Lives一样持续萦绕在我心头。 文字很难形容我看电影时的观感,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的人生被写成了剧本并被搬上了银幕。我知道这是导演兼编剧Celine Song的亲身经历,同时又觉得这一切是那么巧合。网上有很多对这部电影的解读和赏析,而我根本不需要看任何人对它的评价——对其他人来说这也许是个移民主题的故事,也许会让人想起一些关于爱情的遗憾,又或是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情感联结。这些都是合理的解读,但对我来说我甚至不需要去思考任何宏大的背景和主题,这就是真真切切的我自己的故事,精确到许多细节都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这篇博客会被谁看见,我不会在这里列举我跟电影中符合的十几条细节。最巧合的大概是我今年也要结婚七年了吧。尽管我十二年前不是12岁也不是24岁,但一些事情确实是发生在我12岁的时候,一些事则是发生在十二年前。 […]

Alltag 日常

供奉阿波罗的迷你祭坛

前段时间给雅典娜准备了一个祭坛,但家里没有那么多桌子可以给其他神祇,本着方便的原则打算搞几个travel altar,关键词:铁盒、体积小、可移动、想带到哪儿就带到哪儿。 其实对于祭坛的组成,我自己也还是一知半解。网上能找到的关于travel altar的资源几乎都来自Wiccan或者Neo-Pagan的出处。作为重建主义者 (reconstructionist),我好像很难找到关于这方面的primary source或者权威的secondary source(例如这些文献),所以想着自己尽力而为就行了吧,毕竟百分百还原也是不可能的。网上大家的travel altar都是很个性化的,也有不少人选择用吉他拨片之类的物件来供奉阿波罗,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太现代化了… […]

Mīscellānea 杂谈

关于希腊多神教的一些文献

最近在研究希腊多神教(Hellenic Polytheism, or Hellenism)。在搜索文献的时候发现Hellenic Polytheism, Hellenism, Hellenismos这几个关键词基本搜不出什么学术文献,网上能找到的很多希腊多神教资源都来自博客、YouTube之类不够学术的平台。 于是我在搜索文献的时候也用了Ancient […]

Mūsica 音乐

(Not just) what teenager girls listen to

首先给我博客的读者(估计人数小于3)说声抱歉,开学之后我实在忙得不可开交,于是很久没有更新了… 最近Instagram上老是刷到Olivia Rodrigo的广告。之前听过她的两首歌,都不是特别感冒。也看过她的一张prom queen主题的照片,很明显是致敬了Hole的Live Through This专辑封面。Olivia Rodrigo人气很高,可能是现目前最成功的Teen Pop艺人。 […]

Mūsica 音乐

单曲循环”Maps”的七夕

十几年前听到Yeah Yeah Yeahs的时候,并不是很感冒。当年我对这个乐队的心态比较复杂。一方面,媒体对Karen O的描述是她的嗓音和穿着打扮都以“性感”著称,而我当时出于自身的internalized misogyny并不喜欢那样的”性感“(而我多年后才发现当年媒体所形容的那种”性感”和Karen O本人的真实风格并不一样,都是媒体的噱头);另一方面,我不喜欢国内的copycat乐队后海大鲨鱼,导致我连被模仿的本体也不喜欢了。但客观来讲,我觉得Yeah Yeah Yeahs的音乐还行,只是没有特别吸引我。 […]